不至天竺 终不东归(一)

日期:2007-05-08 
第一章节  挥别大漠骆驼草  笑看天山雪莲花

  2006年10月20日18时许,飞机开始降低高度准备在乌鲁木齐机场着陆,从左侧舷窗望去,夕阳下红云之间山天雪峰呈金色连绵不绝向西北方延伸。一千三百年前唐玄奘大法师就是翻过了这山脉(古称凌山)去天竺(今印度一带)取回真经。今天我将沿着大师的足迹随考察队翻越天山最终到达印度。我心中盘算着此行可能是我今年参加的最后一个大型活动了吧?如能全须全尾安全抵达目的地,本年的越野功课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人不卸甲,马不停踢,内蒙古库布其沙漠的沙尘还没从耳朵眼内掏净,天山深秋的第一场雪又将抽打在我这张粗黑的老脸上。

  2006年我确实太忙了。四.五月间随队“中国禁毒志愿者汽车万里行”做驾驶技术指导,全程一万一千公里。五.六月间为“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北京分站赛做赛道设计.现场和电视直播解说。七.八.九月间担任“中俄友谊之旅”车队领队,全程一万五千公里。十月上旬参加在内蒙古库布其沙漠举行的“中国越野锦标赛”(A—B)担任世纪风越野拉力艺车队队长兼赛手,全程四千公里。10月16日刚结束比赛便又受俱乐部推荐为CCTV大型文化考察活动“玄奘之路”汽车跨境穿越六国做“进行顾问”。全程一万二千公里。现“玄奘”车队已于10月15日从西安出发一路向西,经天水,武夷,嘉峪关,瓜州,哈密,鄯善,今晚到达吐鲁番,我下飞机之后将直奔那里与大队汇合,开始工作。



图文作者老来和吉普风雷
 
第二章节   未下马  先敬酒

  晚7时30分我走出机舱离开机场,坐上接我去吐鲁番的面包车,正在欣赏着乌鲁木齐的万家灯火和达坂城风力发电场时,手机短信来了:“我们在鄯善至吐鲁番的公路上出了车祸,人未受伤,车严重损坏变形。

  真是未下马先敬酒,“行进顾问”还未到任,事情就来了。看来此行是“任重”而“道远”。立即回电现场队员。一.保持镇定。二.先熄火断电,再破窗救人。三.除施救人员外,其他队员撤离到安全地带防止过往车辆失控造成二次伤害。四.报警.等待拖车救援。

  越野|越野者|越野联盟|越野者之家|越野联盟汽车俱乐部之后我与现场每15分钟通话一次,了解施救情况,提供处置措施,两小时之后我到达吐鲁番住地事故也处理完了,损坏的车辆也已送厂维修,不会对后面的行程造成影响。

  当晚我向组委会相关人员了解情况,自出发以来已经发生过两次刮蹭事故,但不严重,唯今晚这次最重。分析其原因主要是行车计划制定的当日行程过长,每天7.8百公里,司机疲劳驾驶所至。但计划一经制定便无法更改,因为牵涉到出境日程,宾馆预定,签证等诸多方面的麻烦。眼下只能被动的接受行程安排,在车队安全运行和科学管理上下工夫,特别是安全驾驶,遵守交通法规,严禁违章行车。因为这次事故的直接原因就是从右侧违章超车突遇道路变窄,措手不及冲下路右侧水渠,幸好未伤害到自己和第三方,只是损坏车辆,否则麻烦大了。

  提示: 1.救援事故车时,现场严禁吸烟和铁器敲击,防止产生火花。2.最好卸掉电瓶,从根本上切断电源。3. 一旦失火汽车会被很快烧毁,车内人员无法逃生,过火车辆也随之报废。




老来和他的战车
 
第三章节   一日千里   两翼生风

  10月21日,我一觉醒来,望着停车场内的12辆陆风越野车。第一印象就是前一段车队跑得很辛苦,大家都很疲惫,根本无暇整理和清洁。车顶架上,车厢内部行李物品,杂乱堆着,喝剩的空矿泉水瓶,吃剩的食品包装袋,散落在车内。经过长途跋涉,风雨兼程车身外表蒙上了厚厚的一层泥浆,连刹车灯都遮盖住了。

  越野联盟论坛这也难怪,虽然队员们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精英,大腕,却没有一个职业司机,更没有车队行驶的长途经验。

  于是我当即向组委会领导建议:一.调整配重,将不怕风吹雨淋的轻质物品放置于顶架上绑扎牢固,沉重物品放在车厢行李舱内降低重心,保持行车的稳定性。二.整理车内物品,清洁车内卫生,使队员们乘坐舒适,减轻疲劳,防止生病。三.每车配一块擦车毛巾,经常擦拭风档玻璃,反光镜,保持良好视线有利于安全驾驶,擦净各种灯具,特别是刹车灯,防止灯光不明显造成后车追尾。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重新整理,车队出发向750公里以外的库车市驶去。

  越野|越野者|越野联盟|越野者之家|越野联盟汽车俱乐部十月的新疆秋色正浓,瓜果飘香,远方雪山巍峨,路边杨树高耸,树下果摊上红的苹果,白的葡萄,绿的西瓜,黄的香梨。往来车辆不多的新铺柏油路又直又平,穿过戈壁,沙漠,绿洲向天际伸展,一眼望不到头。不知不觉车速提高到120公里每小时,夹带着风的呼啸,车队首尾相顾,势不可挡。

  我一边驾驶一边观察着每一辆车的行驶姿态。9月底我应组委会之邀曾对部分驾驶员进行了一天的障碍越野和沙地驾驶培训,当时大家掌握的比较快,大大提高了特殊路况驾驶的技能和信心。但由于时间关系未能进行公路长途编队训练,现在只能在时间中锻炼队伍了。

  从整体上看每辆单车的操控行进都没有什么问题,但编队行进问题就出现了。遇有坡路,弯道,超车,会车等情况时,车队就出现散乱,车距忽远忽近,头车车速20尾车开到120。对于没跑过车队的司机来说跑单车和跑车队完全是两股劲,前者只要自己合适想怎么开就怎么开,而后者既不能超越前车有不能丢下后车,全对尽可能要保持均匀车速,相等车距,同进同退,这样要求确实有点难,但好处是大大地。

  当夜11时车队到达库车,尽管路上也有一些险情出现,但均化险为夷,没有发生事故。750公里,十多辆车不容易啊。

        提示:1.车队行驶关键在头车,2.头车应根据路况,道路宽度,路面附着力的大小,弯道的角度,坡路的坡度,等诸多因素掌握行车节奏,控制行车速度,3.车队其他车辆应对前车的行驶意图,比如刹车,提速,归避动作等做出预判,只有提前的判断出前车的意图,才能掌控自己的驾驶节奏和行驶速度,保证既安全又合适的车队行进程序。



战车

行进中的车队




 
四章节   战罢玉龙八百万  败鳞残甲满天飞

  库车故称龟兹,玄奘法师曾在此停留60天,等待天山的冰雪消融,启程时龟兹王为玄奘提供了手力驮马,僧侣们则倾城相送,即便如此,玄奘一行在翻越天山雪峰时仍遭遇到惨重的伤亡,《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记载“凌山险峭峻极于天,自开辟已来冰雪所聚,积而为冰,春夏不解。….由是蹊径崎岖登涉艰阻,加已风雪杂飞。”

  10月25日9点30分,重新组合的考察队由六辆陆风越野车,34人组成,从喀什出发向天山深处的吐尔朵特达坂进发,今天将翻越海拔3800米的冰达坂出境进入中亚邻国吉尔吉斯斯坦。

  出发50公里后头车发出路况通报“前面进入山区土路,路面颠簸,注意安全。”我也随即拿起无线车载对讲机送话器补充到:“我是尾车六号车,现在尘土极大,视线不良,请各车拉开车距,打开大灯和双闪,防止追尾。”说完我扫了一眼高度仪,已经是2800米了,怪不得感到动力有些不足,这是高原缺氧燃烧不充分的结果,紧接着我又提示到:“如各车感到动力下降,请降低一档,提高转速,不能拖档行使,防止水温过高。”

  越来越接近国境线,海拔越高,天也越阴,路面变的潮湿,没有了扬尘,前面出现了降雪,山区的气候是垂直分布的,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刚才还是艳阳高照,尘土飞扬,现在已是浓云密布,雨雪交加了。海拔升至3500米,车队在中国境内最后一个边检站办完出境手续,路面的积雪已有15公分厚。“全队注意操作分动器,切入4H档接通前桥四驱行使。”“平稳加油,缓慢起步。”我将每个必要的动作要领通过对讲机告知大家,车队稳健地向山顶爬行,海拔继续升高,山口界碑处海拔3495米,车队停下向守卫国境线的边防